第134章 告上昆侖(1 / 2)

加入書籤

趙國,王都。

一座新的仙廟,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裡,很快就建造完成,堪稱奇跡。

主要是因為參與建廟的百姓極多,根本不缺人手,人們主動的日夜趕工,很快就讓仙廟落成,而且此仙廟一旦落成,就成為了趙國都城附近香火最為鼎盛的廟宇。

趙國的百姓,也在家裡供奉很多神仙。

比如拜風神雨神,祈求保佑趙國風調雨順,拜穀神以祈求糧食豐收,供奉財神希望財源廣進,供奉醫神希望無病無災,但這些神仙,都看不見摸不著,拜了也沒有什麼用,更多的是祈求一個心理安慰。

而這座仙廟中供奉的仙師,可是真正會幫助百姓的,吸引的香火自然更多。

仙廟之外,用法術遮掩了麵容的李玉,看著仙廟中進進出出的人群。

當他們在一座雕像前祭拜時,一絲絲奇異的力量,便從他們體內出現,被吸入了雕像之中。

仙廟中的雕像,有李玉用特殊方法祭煉過的一滴精血,能夠吸收信仰之力。

李玉隨時可以將雕像中積攢的信仰之力收回。

目前,前來仙廟拜祭的人群,隻有不到一半人的身上,能夠產生信仰之力,而且基本都微不可查,堅定的信徒顯然並不多。

這也很正常,人都是現實的,那些被李玉直接幫助的人,心中可能充滿感激,但沒有得到好處的,憑什麼信仰他?

仙廟的外麵,有一個大的木箱。

前來拜祭的信徒們,會將願望寫在紙上,然後投進木箱。

這些百姓,恐怕將他當成了實現願望的燈神,而不是仙師,生怕李玉找錯人,願望紙條上,居然還寫了地址,精確到哪一村哪一戶。

為了維持百姓的信仰,李玉也隻好將木箱中的紙條都取了出來。

上麵的內容,五花八門,寫什麼的都有。

有人希望仙師能施展仙術,將他的老婆變的更年輕更漂亮,有人希望能一夜暴富,祈求仙師賜給他一千兩金子,還有人要李玉保佑他升官發財,最好再死個老婆……

這些紙條,居然占據了絕大多數。

對於這些看著就不靠譜,想要不勞而獲,或者要求極不合理的內容,李玉隨手燒掉。

但即便是剩下的,也有數十條。

有一位少女,因為臉上的胎記,一直被身邊的人嘲笑,希望仙師可以幫她去掉臉上的胎記。

有一位老農,每天都要走數裡取水,生活極其不便,希望仙師可以賜給他一口井。

有平民被宰相府的惡少欺壓,希望仙師可以出手,懲治惡人……

……

這些要求,則要質樸的多,對他來說也不是難事,舉手之勞而已,李玉都一一記下。

信仰之道,雖然不用他打坐修行,但也不是躺著就能獲取信仰之力,好在這些事情,隻用做一次,就能獲得幾位永久的信徒。

李玉不由的想起了腦海中的那幾幅畫麵。

那很明顯是人類誕生之初,還處在茹毛飲血的階段,擁有絕對的實力,就能成為部落的首領和信仰。

但現在,時代早就變了。

百姓們早就知道仙師和法術的存在,裝神弄鬼那一套是沒用的,想要讓百姓信仰,就必須做出點實事。

……

京都城外,某處村落。

「你怎麼又跑出來了?」

「醜八怪,別出來嚇人了!」

「快回家去吧!」

「我要是你,還不如死了算了……」

一群少男少女,對著一位半邊臉覆蓋著紫色胎記的少女指指點點,恥笑不已,少女早已習慣了這種侮辱,低著頭,默默的走回一座小院,關上院門。

但當她轉過身時,卻不由的微微一愣。

隻見一道身影,站在院子裡。

這身影她雖然是第一次見,但卻並不陌生。

仙廟中的雕像,在她腦海中浮現,少女怔怔道:「仙師……」

片刻後,少女難以置信的望著水幕中那吹彈可破,沒有一絲瑕疵的臉,頓時熱淚盈眶。

水幕緩緩消散,那道身影也早已消失。

高空之上,李玉心情頗為愉悅。

這或許也是修行的意義之一,對他來說,隻不過是隨手而為,卻能徹底改變別人的人生。

如果說修仙是出世,需要了卻塵緣,斷情絕愛,獨自修行,那麼信仰之道就是入世,以萬千信徒,成就無上大道。

趙國某村,一日清晨,某位老農起床之後,正欲挑起扁擔,前往十裡外取水,卻驚訝的發現,家門前院子的角落裡,多了一口井,一瞬間的愕然之後,他就麵露狂喜,顫聲道:「仙師顯靈,仙師顯靈……」

李玉很快就在仙廟見到了那少女和老農,也明顯的察覺到,他們的信仰之力,要比其他人強大的多。

而因為聽說他們的事跡,來仙廟祭拜的其他人,十個人產生的信仰之力,也不如他們一人,一位忠實信徒,要勝過十位普通信徒。

雖然以這種速度,他不知道要助人到什麼時候去,但萬事開頭難,量變到一定程度,也會引起質變。

李玉重新拿出一張紙條,搜尋下一個目標。

……

京都城內。

某處高門大院。

一名女子嘴裡塞了一團錦布,全身被縛,在床上不停的掙紮,身穿華服的青年,則雙手背在身後,不急不緩的走到他的床邊,貪婪的看著她豐腴起伏的身體。

青年的手在女子的臉上撫過,搖頭說道:「跟著一個小吏,有什麼好的,跟著本公子,要什麼有什麼,不會虧待你的……」

女子雖然還在劇烈的掙紮,但是眼中已經露出了絕望之色。

當青年的手伸向床上女子的裙帶時,緊鎖的房門,卻忽然從外麵打開,他轉過頭,有些惱怒的說道:「說了多少次了,這個時候,別來打擾本公子……」

話音剛落,他臉上的表情一滯,因為從外麵走進來的人,他並不認識。

這裡是宰相府邸,外人是怎麼闖入的?

平日裡做多了虧心事,遇到這種情況,他心裡還是沒底的,也顧不得床上剛剛綁來的女人了,立刻道:「來人,快來人!」

雜亂的腳步聲從院子裡傳來,十餘名護衛湧入房間。

李玉目光掃過,居然還發現了兩位煉氣三層的修仙者。

他隻稍稍釋放出了一些靈壓,包括那兩位修仙者在內,所有的護衛都雙膝一軟,重重的跪在地上。

李玉目光望向那名青年,仙廟的那些紙條中,有十條以上,都寫的是此人的罪狀,包括強搶民女,當街行凶,手下有多條命案,如果這些罪名屬實,那麼他死十次也不夠。

李玉並沒有將他就地正法,修仙界有修仙界的規矩,每個宗門都有類似的規定,修仙者不能直接插手世俗王朝的事情,尤其是不能對凡人動用法術,要不然,世俗王朝會徹底亂套。

即便這條規律,管不了李玉,他也還是沒有破例。

他揮了揮衣袖,便帶著那女子和早已被嚇傻的青年,淩空而去。

不多時,趙國王都,某處官衙。

公堂之上,那名青年麵露茫然,一字一句的交代著自己所犯下的罪行。

堂內的一名官員聽的心驚膽戰,眼前之人,是宰相府的獨孫,即便是犯下了諸多案子,殺十次頭都不為過,他還能真的處理不成?

處置了對方,他的位子也坐到頭了。

但送他過來的,又是一位仙師,他雖然對高高在上的仙師,插手世俗事務表示不解,但也不敢怠慢,當即將這青年下獄,保證一定給仙師一個交代,給百姓一個交代。

公堂之外,無數圍觀百姓議論紛紛。

「姓鄭的做了多少惡事,死不足惜!」

「仙師大人終於為民除害了……」

「我兒在九泉之下,終於可以瞑目了,從明天開始,小老兒每天都去仙廟朝拜!」

……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