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章 前後夾擊(1 / 2)

加入書籤

元統三年六月三十,我早早進入了夢鄉,正在做著一個美夢,就聽見磐石在我耳邊大喊。

「公子,煙花!」

聽到這兩個字,我條件反射地從床上跳起來,就像是觸電了,箭一般沖出帳篷。

仰頭一看,天上的煙花已經綻放過了,剩下零星的紅色灰燼,緩緩而落。

緊接著,又一顆煙花飛上空中,綻放的光芒遠勝天邊的星星。

而放煙花的位置,大致是星月門的方向。

「這是第幾顆煙花?」

「第三顆!」

這一天終於到了,唐其勢他們真的上鈎了。

「立刻通知定住將軍,讓將士們穿甲,護駕!」

「是!」

說完,我扭頭就朝鐵鍋的帳篷跑去。

沒多久,禦苑裡所有帳篷全點上了燈。

那些白天喬裝成「工匠」的將士們,紛紛穿甲持械,排成整齊陣形,護衛在鐵鍋的帳篷外。

我是第二個進入鐵鍋帳篷的。進去的時候,方構正在為鐵鍋穿甲。

鐵鍋看見我進來,笑了笑,說道:「你還沒穿甲,就跑進來。慌什麼,你難道忘了,還有康安橋呢。」

看到鐵鍋一副淡定自若的樣子,我不禁有些慚愧。

這份遇事冷靜的心態,我確實不如他。

因為妹妹答納失裡是皇後的原因,唐其勢對皇宮的布局,自然是了如指掌。

伯顏推測,唐其勢府中千餘名精銳,一定是深夜行動。

其進攻的路線一定是從星月門進入,途徑皇後的延春閣,直奔奇妃的聽雪軒,偷襲皇帝。

為了保障鐵鍋的絕對安全,我們想了幾個應對之策。

第一個應對之策是金蟬脫殼。

身為皇帝,鐵鍋不管喜歡與否,都會雨露均沾,挨個到各個嬪妃宮殿中過夜,以便開枝散葉。

可連著兩個月,鐵鍋每天晚上都到聽雪軒過夜。目的就是想傳遞給唐其勢一個信號。

皇帝晚上就住在聽雪軒,很容易找。

如果鐵鍋居無定所。這麼大的皇宮,又是深夜,會讓唐其勢很難找的。

而實際上,鐵鍋每天夜裡都會跑到我們帳篷裡入寢。

清晨的時候,他又穿上工匠的衣服,混在搬運木料的人群中,從聽雪軒後門回去。

也就是說,無論唐其勢動作多快,他最多就是把奇妃抓住。要想深夜突擊,抓住鐵鍋,那是萬萬不能。

第二個應對之策是暗度陳倉。

名義上,鐵鍋是把負責皇宮安全的侍衛親軍調走了一部分。實際上,宮中守衛力量是加強了。

這入宮造船的工匠中,隻有極少數是真工匠,大部分全是精銳之武士,駐紮在禦苑,專職守護鐵鍋的安全。

就連我和星陣、磐石等人也混入了「工匠」的行列。

不過,造船的設計圖紙確實是鐵鍋畫的。他多少有點不務正業。

自從鐵鍋入宮以來,非常醉心於建造大型木架構的建築。其次才是圍棋。這個,宮中人人都知道。

第三個應對之策是煙花示警。

為了監測唐其勢賊兵的動靜,我們布下了暗樁。

當賊兵抵達星月門時,第一道暗樁會發出三道煙花示警。

這樣,伯顏、脫脫、我以及兩名將領就會第一時間掌握敵情,迅速做出反應。

第四個應對之策是釜底抽薪。

即便是奇妃,我們也絕不允許落入唐其勢這賊人的手中。

從延春閣到聽雪軒有三條道可走,但另外兩條道一左一右,都要繞大彎,過於偏遠。

所謂兵貴神速,唐其勢唯一可選的,便是走中間這條捷徑,但又必須經過康安橋這座木橋。

任何東西都是破壞容易,建設難。

康安橋雖然是小型的木拱橋,但當初為了尋找相同的木料,費了不少功夫。

如今隻需破壞木料之間的連接處,即可毀掉這座小橋。

而這次入宮造船的人當中,恰好有能工巧匠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